OC Philanthropists: Charlie Zhang & Ling Zhang

OC Philanthropists: Charlie Zhang & Ling Zhang

赚了钱怎么花? 这是个问题.

如果财富的赚取有关人品, 那么财富的处理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观, 对生活的想象力的全面呈现.

一年一度, 生活在南加州的华人移民张祥华和王翠玲夫妇捐资打造一场中西合璧的春晚, 一流的交响乐团和合唱团为中国表演艺术家做绿叶, 融合交响乐, 合唱, 中国民族乐器、中国民族舞蹈, 中国艺术家和美国艺术家的同台献艺. 比如今年, 为了让更多华裔合唱团成员能加入演出和排练, 专业的太平洋合唱团不得不撤掉几十位团员, 让位给三家华人合唱团. 交响乐团的作曲要将中国舞, 古筝, 民歌等音乐编排成交响乐, 以便与中国艺术家协作共演.

所谓文化交流, 种族间的融合, 从意识形态上不过是一句大话空话, 落实到位的交流和融合无非都归结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它是细微的, 是缓慢的, 但作用是长久的, 就像初唐的胡服后来成为唐朝的服饰潮流, 从而产出袒胸露乳的中唐服饰, 就像西红柿和胡琴都来自伊朗,但现在已然成为中国菜和中国乐器.

二十一世纪前, 华人移民有一种脸谱化的标签: 要么内斗不团结, 要么抱团取暖, 好像除了这两种极端状态, 处在中间态的人都不是主流的华人移民, 移民美国的人, 要么是因为读书而留下, 从而晋升美国主流社会的中产阶级, 要么是打黑工, 偷渡, 与美籍人士结婚而留下. 严歌苓九十年代的短篇小说, 也总是描述那些为了要留在美国而不择手段的中国人..

事态一直在变, 中国在世界上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崛起, 确实彻底改变了中国移民在美国的社会地位. 六年前, 一位祖籍台湾、成长在旧金山地区的舞蹈演员曾告诉我, 她在美国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噩梦, 经常在学校里被人歧视, 但现在, 因为她的中国人身份, 她的人生机遇突然量级增长, 有太多人倚赖她进行中美间的交流活动.

回到美国洛杉矶这边的华人社区, 因为有了确切的事因——排练一场春晚音乐会, 习惯于在华人社区里扎堆的中国人得以走出舒适区, 有机会与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沟通, 合作, 在每天的排练中, 大家彼此学习对方的文化和习惯.

交响乐和合唱这种艺术形, 仍然是白人的天下, 但他们也想进入更多华人家庭, 培养西方音乐的拥趸, 另一方面, 欧美普遍盛行艺术教育作为学生教育, 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送艺术下乡”的事乃是必然使命, 太平洋交响乐团曾多次组织夏季的户外音乐会, 这在由流行音乐、乡村音乐主导户外音乐会的洛杉矶, 既少见又新鲜.

这些主动向中国文化靠拢的谦卑, 不仅仅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结果, 张祥华的领导力, 对音乐的痴迷, 对中美文化交融的拳拳之心, 赢得了交响乐团的董事会, 团长, 指挥等人的信任. 他们对他的敬重, 不只因为他是主要的捐赠人, 还有深厚的知遇之恩. 毕竟, 洛杉矶的LA Phil, 科本音乐学院, 以及其他一流美术馆等艺术团体也都依靠社会上的捐赠存活, 连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都找到过张祥华, 邀请他参与董事会, 但张氏夫妇对太平洋交响乐团的捐赠和心力投入最大, 张祥华不仅担任乐团的执行董事出谋划策, 还为交响乐团提供了全新的办公楼.

人与人之间, 虽然有肤色语言族类之分, 但并无本质差别, 人的七情六欲, 人的温情, 本就是一种世界语言, 连动物都知道感恩, 何况是人?知遇之恩, 将心比心. 我曾经在张祥华捐资设立的音乐学校内偶遇一个小提琴家,亲耳听到他对工作人员说:“你们对老师的待遇是没有哪个学校可比的, 这个安排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谢谢你们!”我也见过一个十几岁的学生写给查理张的感谢信, 叙说他2016年带领100名青年交响乐团团员去中国交流访问是如何让她受益匪浅.

我才知道, 江湖上备受尊敬的“查理张” , 果然是超出一般人的想象的. 他的字典里, 没有我们世俗社会中常见的功利和清高, 他入世, 又不被俗世所羁绊, 他对人的好, 不分年龄性别职位高低. 这种境界, 没有信仰的普通人是无法达到的.

2018年的春晚再次命名为“爱宴新年音乐会”(Love Feast Music Gala), 取意爱的盛宴, 来自张氏夫妇所信奉的“给予爱收获爱”的理念. 2018年2月10日晚, 担任太平洋交响乐团指挥已有二十八年的大师卡尔.圣克莱尔, 在下半场特意花五分钟致辞感谢“查理张”的奉献. 他说得很点题, 也是张祥华的心声:让美国人唱《黄河》、唱《爱我中华》,让中国人唱《美丽的美国》, 这种融合本身就是地球村的“兄弟情谊”, 是人类彼此相爱彼此接纳的交融, 这就是美国, 大家都来自世界各地, 大家都是十指相连的弟兄.

当晚作为绿叶的交响乐团音乐家, 都是各自很有成就的演奏家, 比如首席长笛是好莱坞的长笛王子,首席小提琴从纽约飞来, 是格莱美奖得主, 但他们都成了背景, 作为主角被主持人介绍的都是中国艺术家: 年轻钢琴家董霏霏, 女中音歌唱家杨光, 国家一级演员, 女高音麦穗,琵琶演奏家闵小芬, 古筝青年演奏家何蓓蓓, 青年华裔首席大提琴 Emma Lee, 以及亚艺舞蹈学校的孩子们, 还有三家由专业歌唱家建立的合唱团.

张祥华夫妇从一穷二白开始打拼, 历时三十多年, 在美国创立两个千万级别的企业,并无任何靠山和人脉, 靠的是自己的勤奋和钻研(细节参考他还未出版的传记). 拥有财富的张祥华仍然每天穿工作装,只有一套住房,两辆车, 保持美国人的标配. 在他看来,财富只是勤奋工作之后的回报, 财富本身不是他的追求, 成功才是. 一个人的生活不用花太多钱, 两个儿子也必须要用自己的劳动去赚钱, 但奉献社会是每一个人的职责, 所以他将财富用于回报社区,支持年轻人的梦想、支持艺术家,支持音乐、舞蹈的活动, 他是太平洋交响乐团的主要捐赠人, 并捐资设立了一家非盈利的艺术学校, 给每一个学生设立奖学金.

只要受过他帮助的人, 人人都在感谢他夫妇的美德, 包括乐团的传奇指挥家, 包括每一个艺术家, 包括素昧平生的观众, 张氏夫妇对成功的努力和对物质的淡漠, 应该是值得我们思考学习的. 他虽然也身价过亿, 但离首富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是他在改变人的命运上,又有着惊人的力量, 他将自己的劳动所得视作社会财富.

一个人要捐钱给慈善机构是很容易的事, 捐了, 发新闻, 世人传颂, 自己坐享名利. 但钱怎么花, 有没有拿回去? 多少人受益? 不可考证. 既捐钱又出力, 从来不当众宣布捐了多少钱,但事情一件又一件做出来, 这种善心善行, 不辜负天地.

张祥华说, 他毕生的愿望是, 尽自己的力量, 改变华人在美国社会的地位, 改善别人对中国人的刻板成见.

我为这样的中国人喝彩, 并祝愿他梦想成真.